凝眸波斯湾

3.jpg

从一阵颠簸中醒来,机上播报已飞抵波斯湾空域。

舷窗下大地明暗相间,被橘黄色或银白色的灯带分割成各种朦胧的几何形状,在灯火的映衬下熠熠生辉,就连弯曲的海岸线也依稀可辨。此刻,那个金发男孩在邻座那对年轻的夫妇怀中甜甜地睡着。从乌鲁木齐石窝堡机场起飞不久,这个金发男孩就哭闹不止,一直叫喊着:“I wall die,I wall die!”空姐和他的父母用尽了一切办法也没能使他安静下来。这时坐在后排的男孩拿着飞机模型走过来,将它塞进金发男孩手中,金发男孩瞬间开心地笑了。

飞机于午夜时分抵临阿联酋,经过复杂的通关手续和考验耐心的等待,导游将带我们入住到沙迦一个名叫SWISS的酒店。旅途的劳顿使我们无法顾及时差的影响和身在异国他乡的不适,很快便进入梦乡。

来阿联酋之前,照例补充了有关波斯湾的一些人文知识,毕竟因出产石油而闻名于世的波斯湾,在连年的烽火和争战中早已不是一个新鲜名词。而我时下所在的沙漠新城迪拜,恰好就在波斯湾靠近霍尔木兹海峡的极佳位置。登上中东最高的建筑迪拜塔,如果能有一架高倍望远镜,几乎能将整个波斯湾尽收眼底。

上天总是眷顾波斯湾沿海的各族人民,这里从先前的海产到珍珠再到石油,无不使人对这片海域分外瞩目。也正因如此,战火一遍遍在这里燃烧,给沿岸各族人民带来深重灾难,并严重迟滞了区域经济发展,导致资源、结构和社会发展的极度不平衡。时值今日,一些地区仍然战火纷飞,战乱依旧,家园凋敝,人们流离失所,新的难民和难民营不断产生。

但是迪拜的发展与此形成鲜明而强烈的对比。在这里,人们看到的是极尽繁华,迪拜塔、帆船酒店、棕榈岛、亚特兰提斯酒店及迪拜运河两岸耸立着目前世界上最前卫最时尚的摩天大楼,尤其是徜徉在夜色下的迪拜运河,宛如置身“岛城” 新加坡或 “魔都”外滩。

那日,我们从迪拜运河码头乘游艇直抵大海深处,海岸线附近的帆船酒店和亚特兰提斯酒店若隐若现。人们大都到上层观景拍照,底层只有我和一位船员。蓝盈盈的海水映照着天空,水鸟在游艇激起的浪花里追逐嬉戏。

思绪逐渐模糊了视线,想着波斯湾另一侧苦难的巴勒斯坦,那些一直为民族解放而奋斗的人们,那些用石块对抗坦克的人们,那些失去家园成为难民的人们,那些用鲜血抗议封锁的人们。

沙漠之隔,恍如两世。

忽明忽暗的光线吸引了我的视线,大片云朵不知何时盘踞在骄阳周围,海风也大了起来,驱散了眼前的迷雾。海更蓝了,蓝得耀眼,蓝得让人阵阵心慌。而天空似乎也收敛了方才的平静,云卷云舒,用海风将我们的游艇变成海上的“摇篮”,我们不得不乘着“摇篮”返回了。

张信刚先生在《大中东纪行》中认为,中东的城市发展是购买的现代化,其实说的也有一定道理。就拿中东最耀眼的沙漠新城迪拜来说,从沙漠小村发展成如今的国际大都市,的确与天量的资金投入有关,但同时,观念的转变也是最主要的推动因素之一。在阿联酋七个酋长国中,迪拜并不具有土地、资源、人口优势,但迪拜却能及时跟进世界发展趋势,吸引全球顶尖城市设计师、建筑师,将迪拜建成风格各异的城建精品,打造成“沙漠花园”,这绝非单靠资金投入就能打造,而是凭着开放、包容、公平、和谐的发展理念,方有如今成就。从20世纪70年代开运河,80年代做贸易,90年代活旅游,到新世纪发展金融,迪拜的城市建设总是在发展理念上体现一定的合理性、前瞻性。在波斯湾诸国,阿联酋以极其独特而又先进的超前发展理念,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和良好的声誉,引起了全球关注。无论是填海造地而成的棕榈岛、地球村,抑或是方便快捷的城市轻轨与建造在沙漠中的“奇迹花园”、“六国城”,还是中东最大的自贸区“迪拜塔”,无不揭示了一个亘古不变的真理:思维观念的更新转变才是经济社会发展的第一推动力。

那些城市建筑精品,在夜色下变幻着各种颜色。“金相框”在沙漠旷野里愈加旖旎迷人,渐变着蓝色、紫色、粉色、红色等梦幻色彩,“靴子”、“钱币”、“金色大厦”、法拉利主题公园、室内滑雪场等各式建筑,令人印象深刻。而更能体现建筑之美的阿布扎比清真寺,却使它们顿然失色。

阿布扎比清真寺整体用马其顿白玉大理石建成,用希腊汉白玉镶裹,用中国工艺雕刻而成。整个建筑群通体洁白,白色圆顶四周矗立着许多精美的宣礼塔,无数绘着金色图案的马蹄形拱门组成人行长廊。室内,铺着精致的波斯地毯,那些绘画、雕刻艺术成就极高,巨大的水晶灯镶嵌着红蓝宝石,里面的陈设既现代奢华,又传统和谐,不愧是世界最美的建筑群之一。

昔日的椰枣和珍珠,也难以使这里的人们得到物质上的满足,在大量石油美元和最完备的社会保障体系之下,人们的欲望几无止境,在荒芜的沙漠,从午时开始的滑沙便在沙漠深处开始了。各种豪车,各色美女,涌向惊险又刺激的滑沙营地。傍晚的斜阳映照在行驶于沙丘峰线的车队,倒也堪称一景。夜幕下的营地,美味珍馐摆上桌面,动感恣肆的音阶伴随着妖娆的舞蹈,水烟熏陶着人们迷醉的神经……

夕阳西下,海面昏黄,艇船游弋,晚风拂面。在堤岸上停放的那款粉色迷你宝马车里跑出的那只纯黑色波斯猫,就蹲在我面前的褐色礁石上,浅绿色的眼睛,狠狠地盯着我,像要扑过来似的。莫非是因为我拍宝马驾座上那个迅速用黑纱蒙面的阿拉伯女人而惹恼了它?在我猜想的瞬间,那只波斯猫“噌”地一下,蹿过身旁,跳进车里,宝马车一溜烟地开走了。

堤岸是用无数岩石砌筑而成,褐色油滑,沿海岸线无限延伸。浪拍堤岸,水花四溅。一个南亚裔男子带着孩子,也像我一样,久久凝视着远方,也许时空回转,我们就能看见远方的投石面对的钢铁怪物。

从西亚回到故乡,一直被波斯湾周边乃至整个半岛地区人们极度不平衡的生存反差所折磨,在一个极其平常的午后,我翻看《越过死海》的一些篇章,炫目的阳光透过茶馆明净的玻璃窗直达心扉,驱散了久久笼在心底的阴霾和疼痛,生活又开始了平淡的往复,但那种特别的感觉却依然如故。

责编:张晓宏